当前位置:首页 > 律师文集 > 律师文集 > 正文

名誉权纠纷民事上诉状-周晓明律师

来源: 作者:周晓明律师 时间:2018-08-21 16:38:58

民事上诉状

上诉人(一审被告):冯某锋,男,汉族,身份证号35***1,住北京市***

被上诉人(一审原告):徐某平,男,汉族,身份证号43***0,住岳阳市***

一审被告:何某明,男,汉族,身份证号:43***6,住岳阳***

一审被告:蒋某,女,汉族,身份证号43***6,住北京市***

一审被告:潘某安,男,汉族,身份证号45***4,住北京市***

上诉人与被上诉人徐某平名誉权纠纷一案,因不服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法院(2014)楼民一初字第**0号民事判决书,现依据事实与法律提出上诉:

上诉请求:

1、撤销湖南省岳阳市岳阳楼区人民法院(2014)楼民一初字第**0号民事判决书,判决驳回被上诉人全部诉讼请求;

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

事实与理由:

一、被上诉人并未提出具体的诉讼请求,不符合起诉条件,一审法院应裁定驳回起诉

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提出了三项诉讼请求,该三项诉求均不具体,不明确:

诉求一为“判决被告立即停止侵犯原告名誉权的行为,删除微博中侵犯原先名誉权的有关内容,并不得再发表类似不当言论”,该项诉求要求上诉人删除微博,但并未明确删除哪一条微博,这显然并非一个“具体”的诉讼请求。一审法院支持了其该项诉求,并判令上诉人删除“本人在新浪微博‘冯永锋’上发表的有损原告徐亚平的博文”,一条微博是否“有损原告徐亚平”本身就是一个需要法庭认定的法律问题,在法庭未作出判断之前,上诉人该如何执行该项判决?可见,但该项判决事实上无法得到合理并妥当的执行,并非一个合格的判项。造成这个问题的原因其实在于被上诉人提出了一个并不具体的诉讼请求,此外,该诉求中提到“不得再发表类似不当言论”,这是要求法院对上诉人将来的行为进行禁止,而民事法庭并无这种职权,也并非合法的诉讼请求。

诉求二“判令被告向原告公开赔礼道歉,在同等范围内为原先消除影响、恢复名誉”,该项诉讼并未列明赔礼道歉和消除影响的具体方式,且在庭审中也未进一步明确,这也不是一个“具体”的诉讼请求。

诉求三“判令被告赔偿原告精神损害抚慰金30万元,并承担原告为制止侵权行为产生的律师费等相关费用”,该项请求并未明确律师费支出的具体数额,甚至连“相关费用”的具体项目都未列出,“相关费用”的数额也同样缺乏具体数据,明显不是“具体”的诉讼请求。

民事诉讼法第119条对一个合法起诉的要求是“有具体的诉讼请求和事实、理由”,前已述及,被上诉人提出的三项诉求均不明确不具体,并不符合该条的规定,一审法院应该从程序上裁定驳回其起诉。

二、即使被上诉人起诉合法,因上诉人的行为并未侵害被上诉人名誉权,其诉讼请求也应予以驳回

侵害名誉权的认定须具备四个要件:一是确有被上诉人名誉被损害的事实,二是上诉人行为违法,三是违法行为与损害后果之间有因果关系,四是行为人主观有过错。就本案来看,不能证明被上诉人名誉因上诉人行为而遭受损害,第一、三要件不存在;上诉人发微博,是环保人士之间的同道相助,出于义气,合乎法律,其并无损害被上诉人名誉的故意,第二、四要件也不成立。因此,并能认定上诉人行为构成名誉侵权,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下面分而述之:

其一,不能证明被上诉人名誉因上诉人行为而遭受损害。被上诉人在一审中没有提供任何证据以证明其名誉损害的事实,一审法院认为上诉人“微博粉丝众多”,从而具“有一定的社会影响力”,并推定上诉人的行为“会导致原告的社会评价降低”,这其实并无事实依据。上诉人的微博粉丝只有47287名,这个数量级的账号当然远远称不上“微博大V”,因为千万数量粉丝的微博账号在新浪微博早已比比皆是了,才4万余粉丝实在不值一提,此外,新浪素有给注册用户“灌粉”的做法,粉丝群里大多都是“僵尸粉”,并非真实的注册用户,上诉人表面上拥有4万余粉丝,其实际的粉丝数量显然要远低于这个数量,因此,一审判决所称上诉人“微博粉丝众多”并非事实。这从被上诉人提供的证据也可以佐证,法院列举的7条微博中,仅有1条被转发62次,评论1次,其余6条均无转发,无评论,这不是一个“微博大V”应该具有的“影响力”。微博内容虽然发表于网络,但只有关注的用户才可能看到,对于粉丝不多的上诉人来说,其言论的受众其实非常有限,甚至都不能称之为在公共空间发表言论,其言论即使不妥,也不太可能会导致被上诉人的社会评价降低。可见,上诉人虽然有4万余粉丝,但真正关注他的人极少,不能因此说“有一定社会影响力”,更不能因此推断上诉人基本上并无转发和评论的微博“会导致原告的社会评价降低”。

其二,上诉人并无损害上诉人名誉的故意,其行为也不违法。2014年3月6日,由被上诉人做会长的江豚保护协会罢免何某明副会长职务并开除会籍,之后又向公安局举报何某明对渔民“敲诈勒索”,这直接导致李劲松与何某明相继被刑事拘留,这个环保组织的“内讧”引起了国内许多有影响力媒体的报道,如中央电视台、凤凰卫视中文台、北京青年报、东方早报等,在这样的背景之下,上诉人发微博声援何某明及李某松,称被上诉人“鼓动和推进”了整个事件,上诉人一方已经提交媒体报道、县长张某于的批示等证据来证明该事件的真实性,结合被上诉人提供的何某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视频来看(何某明一直称被上诉人在“搞他”),微博内容基本上都是事实,上诉人措辞或有不当,但所述并非全无根据,并不是“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发布针对原告的不利言论”,其行为不是诽谤,也没有损害被上诉人名誉的主观故意,因而不构成名誉侵权。

三、被上诉人作为公众人物,对公众言论应有比普通民众更高的容忍度,一审判决会对言论自由造成损害,应予纠正

被上诉人是湖南日报岳阳分社社长、主任记者、作家、市人大代表,全国唯一江豚保护协会会长,荣获“全国抗震救灾模范”、“中国十大责任公民”、“绿色中国年度焦点人物”、“全国最佳公益精神奖”获得者,媒体报道无数,他所从事的事业对公共利益能产生重大影响,涉及的事件与公共利益密切相关,是不折不扣的公众人物,相较于普通民众,其对公众言论的容忍度应予提高,对于轻微的名誉损害应予以容忍,这一原则已经由近年来我国审判名誉权案件的司法实践所确立。因此,退一万步讲,即使被上诉人的起诉合法,即使上诉人的言论已经对其名誉权造成轻微的损害,他作为公众人物,也应对这种轻微损害予以容忍。上诉人的言论实质是行使公众对环保名人的监督批评权,一审法院认定上诉人的行为构成名誉侵权,过度保护公众人物名誉权而侵害公民监督批评权,其本质是对言论自由的侵害,应予改判。

综上所述,上诉人认为一审程序违法,对被上诉人并不具体的诉讼请求未裁定驳回,在实体审判时适用法律错误,上诉人的行为并未侵害被上诉人名誉权,其针对上诉人的诉讼请求应予驳回,望二审法院正确适用法律,维护上诉人合法权益。

此致

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

                                               上诉人:周晓明律师

                                               2017年2月28日

作者简介:周晓明,北京大成(广州)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法学博士,执业领域:竞争与反垄断、网络与知识产权、公司及并购、争议解决、刑事诉讼,联系电话:13926215878,13713472418(微信号)。